「泱泱,外找。」一個溫和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  泱泱揚起頭,朝那男生微微一笑,「謝謝。」

  男生頓時紅了臉,呆呆的看著她嬌小的身影自身邊經過,走向門外。

  泱泱看著眼前的女生,嫩嫩的臉蛋上掛著可愛的笑容,「妳來啦,這禮拜第二次了呢!」

  女生沒有理會他的寒暄,只是伸手遞給她一個公文袋,「東西都在裡面了,包送。」

  她收下袋子,點點頭,「銘謝惠顧。」

 

  「外面有個女孩探頭探腦的,站很久了,不會又是來找你的吧!王子。」

  他抬頭看向窗外,只見一個身型嬌小的女孩正踮著腳尖向教室裡看,長長的直髮襯在臉頰旁,大大的眼睛不停轉動著,模樣甚是可愛。

  薄唇勾起一絲微笑,他起身走出教室,「學妹,要找誰嗎?」

  眼睛從那張可愛的臉蛋滑至白皙的頸子,再落到纖細的腰上,他情不自禁伸手輕撫那烏黑的髮絲,嘴裡卻自然的編出一個謊言:「有線勾在上面了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她低頭看了看,再抬頭對他報以一笑,「謝謝學長,請問林子晴學姊在嗎?有人托我送信來。」

  他愣了下,接著訝異的揚了揚眉,不為她來這的目的,而是為了她那雙清澈的大眼,她坦然的迎視他的眼睛,不像其他女生一般昏頭轉向的盯著他發呆,反倒是他,差點沉淪於那汪池水中。

  「她在裡面,不如我幫妳拿給她如何?」不知為什麼,他突然不想讓她見到那個「女人」。

  她輕搖著頭,一頭黑髮也跟著輕柔舞動,堅定道:「不,我必須親手交給學姊,謝謝學長。」

  他再度訝異的揚了揚眉,轉身進了教室,不久又出來,身後跟著一個短髮的女生,她冷著臉開口:「我是李子晴,有事?」

  「學姐,有人托我送信給妳。」她恭敬的雙手舉高手上的信封。

  林子晴銳利的眼掃過她的臉蛋,再若有所思的瞥了王子謙一眼,紅唇勾起一絲男人女人都要不禁為之著迷的微笑,「學妹,妳叫什麼名字。」

  這女人想幹什麼?王子謙看著她的笑靨,沒有為之驚豔,而是暗暗猜想她的企圖。

  「我叫季泱泱,泱泱大國的泱泱。」雖然不知道學姐為什麼要問她名字,但她還是乖巧的回答。

  「謝謝妳幫忙送信,泱泱學妹。」她一改剛才的冷淡,笑得好不迷人,「妳有手機號碼嗎?」

  「嗯,有啊!」她很順的背了出來,抬起頭疑惑的看向林子晴,「請問學姐要我的手機有什麼事嗎?」

  「想問妳放學有沒有空,」林子晴伸手勾起她細緻的下巴,「學姐想請可愛的學妹吃頓飯。」

  她搖搖頭,一臉困惑,還有一絲不知所措,「嗯,我不明白……」

  見她一臉無辜的望向自己,王子謙伸手拍拍林子晴的肩膀,「不如我陪你吃吧?」

  她不屑的輕哼,「不要以為全天下的女生都喜歡妳,不好意思,我偏偏對男生沒興趣。」

  對男生沒興趣,那……

  泱泱吞了口口水,有點畏縮的退了一小步,臉上的不知所措讓她看來楚楚可憐。

  雖然不知道李子晴怪異的舉止所為何來,王子謙還是忍不住勾起唇,為她可愛的表情和舉動。

  「學長,學姐,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。」趁兩人還在鬥嘴,她小聲說完後轉身就跑。

  「你對她有興趣,王子。」看著王子謙盯著她背影的樣子,林子晴連疑問句都懶得用,肯定的陳述事實。

  「嗯,」他沒有否認,一直看著她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,頷首,接著轉向李子晴打趣道:「倒是妳,我不知道妳什麼時候對女生感興趣了,若是讓逸桓瞧見了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,嗯?」

  「哼,子晴還不是為了幫王子你啊,怎麼,現在名字手機到手了,想翻臉不認帳啦?」一隻手臂從後方出現,摟住李子晴纖細的腰,親暱的揉揉她的髮,「老婆,剛才妳好可愛唷!搭訕學妹呀?」

  她在他懷中羞紅了臉蛋,「這麼多人,你在幹嘛啦?」

    「臉紅啦!真可愛。」勾起唇,他低頭迅速奪去一吻,好不得意的亮出白牙,為自己的魅力。在一起一年多還能讓老婆臉紅的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耶,嘿嘿嘿!看他再接再厲。

  「剛剛的信,不會又是可愛的學妹們送的吧?」王子謙適時打斷他們的親密舉動,以免莫逸桓一時控制不住在大庭廣眾下上演兒童不宜的畫面。

  「喔?愛慕信呀……」莫逸桓挑起眉,對於被打斷有點不高興,「真期待。」算了,晚上再繼續吧!他可是個有毅力的男子漢呢!

  「王子,你少給我起鬨!」李子晴橫他一眼,拆開信封,信一共有兩張,她很快的瀏覽了一遍,莫逸桓也在旁邊正大光明的「監督」,林子晴突然倒抽一口氣,很快的握住莫逸桓的手,他安慰的摟緊她的肩,柔聲道:「我不在意了。」

  「王子,你看一下。這字跡確實是……可是……」她抖著手把信遞給他。

  王子謙接過信,兩張似乎是不同的人寫的。

林子晴:

  不用費心思猜測我的身分,我只是一個旁觀的陌生人,這是我無意間得到的一封信,似乎和你們有關,所以轉交予妳。

 

 

 

  已經掌握到莫逸桓的秘密,以下附上調查資料,近日內準備公開這個大消息,讓那個骯髒的私生子滾出學校。感激不盡,日後必會報答。

 

 

  「這是……」他看著,臉上有一絲了然。

  「是浣浣,」她紅了眼眶,「她明明答應我不再為難逸桓的。」

  莫逸桓將她按進胸口,輕撫她的細髮,「沒事了,我不是說我不在意了嗎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她心疼的摟緊他的腰,哽咽道:「我不想再聽到你被講成這樣,而且她還是我的朋友。」

  王子謙打斷她的話,「放心,這不是她寫的,這件事交給我辦吧,暫時別想這麼多。」

  「所以是有人模仿浣浣的筆跡,」林子晴鬆了口氣的抬起頭看向莫逸桓,「但是,為什麼?」

「我會查出來。」王子謙平靜的承諾,同時和莫逸桓交換一個眼神,也得到了承諾,便轉身離開。

「王……」

莫逸桓點住她的唇,溫柔的阻止她開口,「王子會處理好的,妳就別煩惱了,何況他也不希望我們插手。」那個小學妹,不知道她在這件事裡又是扮演什麼角色,但王子謙似乎決定全部攬下來了,他可以解釋為是為了她嗎?

他低首以唇代指,深深吻住懷中的女孩,決定等著看好戲了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Tro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