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個清晨,我獨坐窗台,等待著......

    每天早上梳洗過後,打掃完,畫上美美的妝,接著,便是漫無止盡的等待。這樣過了多少年,早已數不清楚了。

    窗前,輕佻的公子哥兒走過,調笑的勾勾手指,我只是冷眼看著,闔上窗扉,也拴上心中的門。剩下的歲月,我還要承受多麼漫長的等待,已經無所謂了。前幾年,每天早上都要盤起他最愛看的髻,心想興許哪天他就突然敲響大門,現在的我,年華老去,只盼能再見到他一眼也好。

    街上開始嘈雜了起來,但我的心仍是平靜如水,窗外的吆喝聲,激不起一絲波瀾。情感經過這麼多年的壓抑,會不會,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便歡喜的昏死過去呢?幻想著,我幽幽的笑了。

    窗外,樹枝上的小鳥輕快的歌唱著,歡迎春神的到來。我的心中卻仍飄著落葉,吹著金風,或許當見到他的那一剎那,我的季節才會越過冬天,吹起溫暖的東風吧!

    太陽緩緩爬升,又緩緩降下。又是黃昏了,漫長的一天即將結束,我輕嘆口氣,伸手關起窗。突然,窗外想起了我等待已久的馬蹄聲,我猛得推開窗戶,望著自遠方而來的身影,隨著馬蹄聲越來越近,我的心跳隨著加快,達達、達達、達達......漸漸分不清是心跳聲還是馬蹄聲了。

    我連忙拿起鏡子查看著,歲月無情的在臉上刻下痕跡,他會發現嗎?他變了多少,他還認得出我嗎?

    終於,馬蹄聲來到街口,我揚首一探,臉上已掛上笑容,急切的看向來人。砰!別笑,不是他落馬了,而是我提到嗓子眼的心,一瞬間掉了下去,早已滿是補丁的心,再度散落了一片。

    那過客似乎聽到我的心碎,匆匆過去前,回眸瞥了一個歉意的眼神。

    終究,我還是沒等到,我的歸人。

 

錯誤 /鄭愁予

我打江南走過
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...

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
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
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
跫音不響,三月的春帷不揭
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

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

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...

 

其實是高中時代的作文,無意間翻到,訝異自己的文筆比想像中好一點點,留個紀念。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Tro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